由美国次贷危机所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进而诱使资本主义世界发生的全面危机,已经持续两年多了,尽管人们采取了种种救市措施,但它仍在顽强地发挥着负面影响,强烈地冲击着整个世界经济并改变着世界格局。以此为时间节点,以世界性危机现象为“反光镜”,往前追溯到世纪中叶,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科学社会主义至今一个半世纪以来,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力量、两种历史走势生死博弈的风风雨雨,充分印证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科学论断是颠扑不破的真理,雄辩地证明了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旺盛生命力,昭示了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命运。

一、一个半世纪世界历史进程,雄辩证明了社会主义的必然性和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不是直线上升,而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曲折式发展,社会历史发展也是如此。世界历史进程就是这一历史辩证法的铁证。社会主义运动正是遵循这一历史辩证法的逻辑在曲折中前进的,虽有挫折与失败,但总体上是不断前行的,这一历史进程恰恰从实践角度验证了马克思主义千真万确的真理性。

对社会历史规律的观察,历时越久、跨度越大,也就看得越明白,其判断也就越经得起实践检验。世界历史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发展阶段,即伴随着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阶级、两种社会制度、两大历史前途的博弈,其历史较量的线索、特点、规律与趋势,随着历史的发展、时间的推移,越发清晰,也越发显示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

回首往昔,可以清楚看到,世界历史进程已经发生了四次重大转折,社会主义呈现由低到高、到低、再从低起步之势,标志着社会主义在斗争中、在逆境中顽强地生长。这一历史进程尽管曲折,有高潮,也有低潮;有前进,也有倒退;有成功,也有失败,但在总体上印证了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发展总趋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同时也说明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历史进程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也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必须经过一个相当长的历史跨度。既要看到历史发展的总趋势,坚信社会主义必然要取代资本主义,同时又要看到,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进程,充满曲折,充满斗争,甚至有可能出现暂时的倒退。所以,既要反对社会主义“渺茫论”,又要反对社会主义“速胜论”。不能因为挫折和失败,对实现社会主义丧失信念和信心,也不能因为顺利和成功,就急躁冒进。

四次世界性历史转折可以分前两次和后两次。前两次转折发生在20世纪前半叶。社会主义运动从兴起到发展,资本主义则经历了一系列经济危机和两次世界大战的折腾,步入下降期。

第一次世界性历史转折发生在20世纪初叶,其标志是1917年爆发的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19世纪中叶,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创建了科学社会主义,开创了世界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的新篇章。进入20世纪初叶,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指导的社会主义运动由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实践变成了社会主义制度实践。列宁成功领导了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建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这是20世纪初最重大的世界性事件,从此开启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社会主义运动开始走向阶段性高潮。

第二次世界性历史转折发生在20世纪中叶,其标志是1945年“二战”之后一系列国家社会主义革命的成功,形成了一个社会主义阵营。矛盾激化引发危机,危机造成革命机遇。20世纪初叶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20世纪三四十年代爆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都是资本主义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激化的结果。早在自由竞争资本主义阶段,资本主义固有矛盾就不断激化,导致从1825年开始,每隔10年爆发一次经济危机,危机的累加演变成1873年的资本主义空前激烈的世界总危机,这次总危机及之后不断迭加的危机,如1900年、1903年、1907年的经济危机,最终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战争只能恶化、加重危机,“一战”后旋即爆发了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大危机,资本主义步入严重的衰退。而危机的结果又要依靠战争来解决,但战争并不能从根本上克服资本主义内在矛盾。垄断资本主义内在矛盾的进一步激化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两次大战,标志着资本主义走向衰落。危机与战争给社会主义革命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二战”后,中国等一系列国家革命成功,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形成了社会主义阵营,社会主义运动出现阶段性高潮。相反,“二战”后,资本主义社会矛盾和总危机进一步加深,美国1948年、1953年、1957年、1960年、1969年、1973年……连续爆发危机,并波及北美、日本和西欧主要国家,成为世界性危机。资本主义整体实力下降,遭受重大打击。

20世纪八九十年代至今的20余年中,接连又发生了两次重大的世界性历史转折。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由高潮到低潮,然而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重要标志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却开始走出低谷。资本主义由低迷困境进入高速发展时期,而美国金融危机却使现代资本主义步入险境,呈进一步衰退之势。

第三次世界性历史转折发生在20世纪末叶,其标志是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苏东剧变、社会主义阵营解体,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谷。“二战”之后,20世纪上半叶,社会主义走上坡,资本主义走下坡。但世界进入20世纪下半叶,社会主义各国却放慢了发展速度,特别是苏东剧变,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面临举步维艰的境遇。而在此一时期,现代资本主义吸取资本主义发展进程中的经验教训,同时也吸取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的经验教训,进行改良,由此进入相对和缓发展时期。

第四次世界性历史转折发生在21世纪初叶,其标志是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这对世界发展格局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将产生的影响仍无法估量。有句俗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短短二三十年时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使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呈低潮中起步之势。而美国金融危机却使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陷入困境,美国独霸态势呈下滑趋向,资本主义整体实力走向下降。美国金融危机是资本主义制度性危机,具体的救市措施只能使危机得到暂时缓解,但最终是无法克服的。当今资本主义金融危机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功形成鲜明对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区别是生产资料占有方式的不同。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决定了危机最终是无法避免的,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虽然具有市场经济的特性,但由于它是与社会主义制度相结合的,这就为它规避和战胜世界性金融危机提供了可能。中国人民在中国的正确领导下,成功地顶住了国际金融风暴的冲击,不仅实现了预定的稳定发展的目标,而且取得了显著成绩。这既要归功于党的正确领导和果断决策,更根本的是彰显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优势,愈加证明了社会主义的生命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命力、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成功开创,中国改革开放对国际金融风险的有效抵御,彰显了社会主义的强大生命力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开创了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的新格局。当时,他们把注意力和着眼点主要放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根据当时的实际,曾设想社会主义革命将首先在生产力比较发达、工人阶级人数占多的资本主义国家发生,至少是几个主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同时发生才能胜利。而后的实践发展却超出了他们的具体判断,新的实践促使他们开始注意并研究东方社会,并提出了非资本主义国家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可能性问题。他们认为,在特定条件下,东方国家能够不通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而实现社会形态的跨越式发展,走向社会主义。

马克思恩格斯最初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在西方诸国同时胜利的结论,是建立在对社会历史一般发展规律的判断上。后来,马克思恩格斯经过科学研究,分析了社会历史发展的特殊性,提出社会主义发展的非资本主义道路问题。列宁分析了帝国主义历史阶段经济政治发展不平衡性,提出社会主义革命可以率先在资本主义统治的薄弱环节突破的科学论断,并成功地发动了俄国十月革命。俄国革命的成功从实践上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非资本主义道路的设想是科学的。然而,继列宁之后,斯大林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的苏联模式,所走的社会主义建设的苏联道路,尽管取得了伟大成就,却忽略了苏联相对于西方诸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落后的生产力,忽略了市场经济的必经性,逐渐形成了高度僵化、高度集中的经济政治体制,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束缚了人民积极性的发挥,束缚了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发挥。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在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在一定阶段、在不同程度上,忽略了更为落后的本国生产力实际,犯了照抄照搬别国模式的错误。在几十年的发展中,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逐渐被僵化的、不适当的经济政治体制所消耗,再加上其他客观原因和主观错误,还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围剿破坏,致使社会主义诸国陷入了发展困局。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就是这一历史演变的结果。

社会主义革命成功之后,落后的国家到底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必须从实践和理论上给予回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成功开创,破解了这一重大课题,走出了一条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功道路。

按照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非资本主义”道路的理论设想,落后国家可以不经过资本主义充分发展而跳跃式地推进社会主义革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但是资本主义已历经的市场经济和生产力高度发展的自然历史过程却是不可逾越的。中国人总结了社会主义国家建设的经验和教训,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不照抄照搬别国模式,走自己的道路,将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相结合,建立了与中国社会主义现阶段生产力状况相适应的、与发展市场经济相协调的经济政治体制,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问题,成功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在国际金融风暴的冲击下,西方资本主义经济衰退,前景黯淡,至今尚未走出困境,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中国的领导下,有效化解了金融风险,再次显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强大动员力和战斗力。

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创新,给马克思主义注入了新鲜的内容,显示了马克思主义的强劲创造力

中国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创新了马克思主义,赋予马克思主义以新的生命力。

当今世界正在发生全面而深刻的变化,当代中国也在发生广泛而深远的变革。国际上,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性经济危机,已经并正在给全世界发展带来严重和持续的影响。在国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取得了伟大成就,中国发展道路与中国发展经验,为人类文明的进步开辟了新的发展路径。一方面,当代资本主义面临重大挫折,给当代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提供了难得机遇;另一方面,当代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又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机遇与挑战并存,机遇大于挑战。当前世界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动之中,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历史趋势、两大力量、两种意识形态的较量出现了新的变数,激烈社会变动给当代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提供了新的发展时空,提供了新的需求动力。回顾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社会主义处于前所未有的低谷,反社会主义、产党执政的思潮甚嚣尘上、鼓噪一时、不可一世,新自由主义也应运而生,西方资本主义到处推销新自由主义。20多年过去了,这场国际金融危机,一方面使资本主义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新自由主义破产,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再次受到严厉质疑;另一方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通过改革开放取得成功并顶住了金融风险,社会主义从低谷中走出,这为当代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为我们党加强意识形态工作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透过国际金融危机和世界各种力量的交锋,我们可以认清,金融资本不过是资本的当代形态,我们所处的时代仍然没有超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视野,社会主义具有强劲的生命力,当代资本主义无论采取何种形态,仍然逃脱不了马克思主义所预见的命运。

马克思主义是不是过时了,马克思主义是不是没有生命力了?不是的,马克思主义是科学,是具有旺盛生命力的。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永不枯竭,永远具有蓬勃的生命力,根本在于它的实践性。实践是理论的源泉,是理论正确与否的检验标准,是推动理论不断发展的动力。马克思主义始终与不断发展的实践相结合,才永葆蓬勃的生机和活力。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实现中国化,产生两次历史性飞跃,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两大理论成果。第一次飞跃的理论成果是被实践证明了的关于中国革命的正确的理论原则和经验总结,当然也包括关于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探索的正确的理论成果,即思想。第二次飞跃的理论成果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创造性地回答了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等重大理论和实践课题,深化了对“三大规律”即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既展现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勃勃生机,又为我们继续进行理论创新打开了广阔空间。(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常务副院长,转自

【申明】本平台仅限学习交流,平台内的文章来源各新媒体平台,如有侵权,请与后台联系,我们将及时做出处理。

中共厦门市委宣传部关于表彰2013年全市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理论征文获奖文章的决定

坚定不移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把牢方向掌握宣传思想文化工作主动权

关于印发《厦门市贯彻落实<中国党委(党组)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规则>的实施意见》的通知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就“一带一路”建设有关问题答记者问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